肯尼思·康德黎在1969年出版的《孙中山在伦敦被绑架》这本书的序言中这样写道:

“孙博士一到伦敦就和我们住在一起,有二幅挥之不去的画面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。第一幅画面是在赫特福德郡一个仲夏的夜晚,孙博士倒背着双手,在我们乡间别墅的果园里踱来踱去,好像在思考着什么;他身着一件灰色外套,头戴一顶毡帽,毡帽稍稍前倾,以避免落日的余辉直射双眼;那时,我大约只有5岁,一见到孙博士,我就迫不及待地向他跑去,旋即又马上停了下来,“他或许正在考虑大事儿呢”,我自言自语道,于是,我又悄悄地走开了。我倒不是害怕孙博士,他是一个非常友善的人,但我的父母和保姆常告诫我说:孙博士是一个伟人,他在思考的时候不能去打扰他……”。

康奈尔别墅不是博物馆,但我们欢迎那些对孙中山和康德黎真正有兴趣的人来我处参观访问,请提前与我们联系,以方便安排。